阿拉善盟 【切换城市】

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

来源:租客网 2020年10月08日 18:04

 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的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到1952.9亿元,餐饮市场的交易额呈不断上升的状态。



 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十年一大坎,而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








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转租的转租、倒闭的倒闭。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


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

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



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你说,餐饮能好做吗?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同一家店铺,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餐饮店开的越多,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不惜大幅度的降价,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




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就必定要进行“曝光”。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就是在某团、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想要获取更多的“流量”,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无休止的被压榨。你说你不投钱,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



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可同时,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25%的抽成

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利润越做越低,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

许明开一家餐饮店,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按照20%的抽成比例,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一年就是12万,抛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成本,利润所剩无几,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有着强大的流量,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


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一份普通的水饺,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到了外卖上,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


       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继续被压榨,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


相关推荐

每个北上广深漂泊的人,不同的是各自的经历,相同的是远离他乡!

还记得《北京女子图鉴》,女主搬了9次家,从第一套老乡的科研所职工宿舍到高中同学的某高档小区地下室……到最后一个人住视野超好的高档公寓,简直是进阶版毕业生租房史。每个北上广深漂泊的人,不同的是各自的经历,相同的是远离他乡,生活的不易。租房,成为当代毕业生不得不正面对抗的难题。笔者作为亲生的“深飘一族”,也是毕业以后一年不到的时间里换过4次房子的人。在深圳生活最大的痛,不是“上下班高峰的堵车”,也不是“被人挤的鞋子都掉了的地铁线”,对于租房的人来说,最大的痛大不过“押一付三”,租房子成了毕业生们过不去的坎。还记得之前吐槽大会上,李诞吐槽逃离北上广,说到深圳“来了就是深圳人!这会不会是深圳引进人才的手段呢?”我们一边哈哈大笑,一边看着深圳这座城市无所适从。当笔者费劲千辛万苦拿到offer,以为心怀梦想,就可以在深圳这所大城市开展一番事业,大展宏图,从此走上人生巅峰,结果却在高昂的租金面前输得一败涂地,被现实摁在地上摩擦,在毕业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我就已经换了4次房子,每一次租房都可谓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战争。第一次租房是因为着急找工作,在平台上认识了个二房东就很草率的签了合同,合租,去了之后才发现是间隔断房,隔音效果极差,隔壁住了一对情侣,每天的晚上吵架的声音大到隔着三层楼都能听见,我整个人被折磨到失眠,直到二房东也找了个女朋友住进来,我终于不堪其扰,下定决心搬家。第二次搬家仍旧是合租,这次的房子虽然隔音,但是架不住室友奇葩啊!大半夜喝多了酒又吵又闹,早上又霸着洗手间半天不出来,我这个暴脾气…..还有就是一对爱做饭的小情侣,动不动就把冰箱装满,我连个鸡蛋都塞不进去,真是欲哭无泪,只得感叹,奇葩天天有,今年特别多!最惨的是第三次,只租了三个月,房东在我毫无准备、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居然把房子卖了!让我提前搬出去,结果交房又出了问题,墙壁回潮房东执意认为是我损坏了墙壁,要我把墙补好才给我退押金,补就补吧……好不容易买好了漆抽空找了个休息日去补墙,发现房东把门锁换了,微信不回,电话不接,直接带着我的押金人间蒸发了,打电话给警察说是经济纠纷需要起诉法院,维权道路实在是无比艰辛。直到我第4次搬家,押金仍旧没有退回,想想都是一把辛酸泪……我的第4次租房是在租客网,遇见租客网,让我找到了家的感觉,这是我最称心如意的一次租房,我向往已久的单身公寓,坐北朝南采光好,再也没有跟别人合用卫生间的窘迫了,最重要的是押一付一拎包入住,实在不要太爽哦!租客网——“好生活,租着过”,颠覆了传统租赁行业的运营模式、打造出中国最大房屋租赁平台。租客网为广大租客提供了海量的真实房源信息和专业舒心的一站式租房服务,这些对于像笔者这样的毕业租房大军来说,直接规避了“虚假宣传、虚假房源、不良中介、无房可租、拎包即住”等等一系列问题,可以说是帮助我们解决了租房最难心的事儿!另外,租客网联合国内市场各大诚信中介,以平台资源整合为优势,首次打造“免押金、免中介费”房屋租赁时代。毕业生们,尚未配妥宝剑,转眼便是江湖。愿大家能够褪去青涩和棱角的同时,在租客网里能够找到自己欢喜的一隅,在时光里熠熠生辉。

2020年09月24日 10:35

租客网:负重买房,不如轻松租房

国内居高不下的高房价,虽压弯了很多年轻一代甚至几代人的脊梁,但中国的年轻人依然努力的向着“买房”这个“梦想”进发着,哪怕背上巨额房贷,生活质量也因此直线下降也乐此不疲。而其实在很多国家,不买房早已成为当地人们潜意思里的观念。例如在与我们一水之隔的日本,选择租房是一种时尚的趋势,而德国、美国或澳大利亚等国家,租房早已是不少人一辈子的选择。其实,二十年前的日本也像中国一样,大家疯狂的买房,炒房地产,在经过了20年的阵痛期,如今的日本房价并没有达到20年前的顶峰时期,而深受影响的日本人,也逐渐转变思维,选择租房,因为租客具有“合理性”。“宁愿贷款去旅游,也不愿贷款去买房。”用这句话去形容西方国家的年轻人,再贴切不过。相比于国内租房“套路”、三天两头面临涨价等等各种不顺心,在澳洲租房相对有不错的体验。没有国内的各种“租房痛点”,而且还能租到干净整洁的房子,租房的体验较好。而德国,更是有“租房天堂”之称,在德国有超过一半的人选择租房生活,因为德国的租赁市场较为规范,法律也十分注重保护租客权益,绝对不能出现国内黑中介肆意横行,房东随便赶人,随意涨房租的现象。所以即使有很多收入很高的德国人,也会租房过一辈子。可是在我国,如果你去询问一位租客,为什么要选择租房而不买房,你得到的答案99%是“没钱买房。”因为在我国,除了大部分人思想观念较为传统这个因素之外,最重要的原因在于,租赁市场混乱,租房不仅享受不到买房的同等权益,还给自己徒增了各种烦恼,毕竟跟“黑房东”、“黑中介”盘旋,并非易事。“如今,我国“租文化”盛行,加之国家“租售同权”等措施的颁布,我国很多人都愿意选择“以租代买”的生活,但“混乱”的租赁市场又让很多人望而却步。”简单来说就是,当租房住和自己买房住,一样轻松舒适的时候,大部分年轻人便不会“负重买房”,而是选择“轻松租房”。“所以,解决“市场痛点”,创建和谐、诚信的租赁市场,是促进我国租赁市场发展最佳方法。”采用“100%真房源、免押金,免中介费”的创新租房模式的租客网,目前已经成为大部分城市年轻人租房的首选平台。为了解决国内市场痛点,“租客网自成立以来就坚持“诚信”,并采用了信用租房体系,即所有用户在进入平台使用前,必须通过信用体系认证,保证了所有用户的素质问题。”为了提高租房的体验,租客网采取线上实景看房模式,足不出户也能轻松看房,并可选择线上交易和线下交易两种模式,构建相对标准的交易体系。美好的生活从来不是因为拥有房子,而是因为住到了自己满意的房子,最后吴桂强还像笔者表示“随着消费的升级,以及租客群体的不断增大,我国租赁市场,一定会完成从“交易达成”到“体验升级”的完美转变”,选择租客网“享你所想”!

2020年04月27日 10:17

租客网:租房 6 年,我整理了这份「租房指南」

房,恐怕是这个时代最魔幻的「商品」。上到祖辈下到孙辈,每个人在谈及这个商品时几乎都能滔滔不绝讲出一大堆自己的见解和理论,对于大部分人而言,买房是人生第一大事没有之一。然而普通的毕业生或是入职年限不长的职业者,在面对买房问题时依旧颇有困难。在购买第一套房之前,或是有能力在就职地购房前,「租房」成为一项较为经济且合理的选择。但是租房里的泥潭并不浅,对于没有经验的租客来说往往难以寻到自己满意的租房,甚至遭遇骗局,损失惨重。本文将为有租房需求的读者提供一些实用的租房经验,避免雷区,尽量找到自己满意的租房。一、通勤时间我曾租房住在城区一环附近(老旧小区较便宜),但是工作地点却在城郊软件开发集中地,每日上下班单程大约需要1.5小时,包括公共交通、步行以及无法避免的上下班高峰堵塞(挤地铁、公交)的时间,每天路程大约花费近3小时,非常难受。3小时时间可以做什么?可以买菜做饭不用点外卖,可以夏天游泳冬天跑步锻炼身体,可以享受一部电影,可以写一篇稿子,可以约三五好友聚会。这样想来很不划算,同时由于睡眠不足精神状况越来越差,于是在租约到期后我急忙搬到了公司附近20分钟步程的地方,虽然房租涨了一点,但是得到的身体、心情的益处不可言喻。所以,租房一定要租在工作地点附近,或稍远但有直达地铁的位置,如果开车出行则要考虑交通堵塞情况。一般来说保证自己上下班单程时间在20分钟左右,这样你会拥有不少可消遣的私人时间,如果超过1小时,工作与生活质量都会随之下降。二、周边环境在保证住房小区安全的前提下,关于租在哪除了时间还有另一个需要考量的因素:环境。通常来说视野环境不是特别重要,租客需要考虑的是小区附近是否有短时间内还不能竣工的建筑、是否有厂房、是否有不限通行的道路。这三点造成的主要问题是:噪音。虽然不少地区已经对于建筑、厂房噪音有了限制,但是也无法保证它不会在你想要休息的时候突然开始动工,而对于大型货车夜间无限制的街道一定要远离,否则睡眠情况稍差的人夜晚会很难保证足够的睡眠。其次有需要的租客再考虑所租地附近的生活、娱乐设施,比如超市、商业区、健身房、酒吧等等,以及小区的绿化、公共设施等。环境问题比较主观,每位租客都有不同的需求,但是噪音这一点请务必考虑在内。三、租房渠道在确定了大概的租房位置后,租客便可以着手寻找附近的房源,通常有三种方式可以选择。较大型的租房中介:如链家、安居客等,一般来说房源与户型同参考照片相差不大,同时中介方也会提供完善的租前(帮助寻找合适房源)与租后(家具家电有问题)服务,不容易遇到黑中介或者骗局情况。但是中介费用相当较高,通常是一个月租金,且由租客承担。分类信息网站:如58同城、赶集网等,这类网站上可以找到不少的租房信息,但是由于监管力度不强,容易出现虚假信息和骗局,需要租客自行沉着判断。另外一点是这类网站不提供租前服务,大部分需要租客自行寻找和实地查看房源,比较费神费时。线下寻找:这是一种比较不方便的寻租方式,通常适用于老旧小区。租客到已确定的位置附近,查看小区公示栏或咨询门卫,一般情况下会有人带你看房。这种方式虽然费时,但是信息准确且所需支付的佣金较低。还有一种渠道是类似优客逸家这样直接提供住房服务的租房公司,但是我自己体验过他们的服务,网络上也有不少对于此类公司的评价,暂不推荐。我个人建议选择第一种,即通过联系较大型的租房中介来解决租房问题。租客联系租房中介,详细说明自己的租房需求后,中介会根据你的需求在寻找到合适房源之后与租客沟通,如果租客满意再协商实地看房时间,整个流程不会浪费租客太多的工作与休息时间,同时避开了大量的深坑以及可能出现的骗局。且由于中介公司介入,提供一定的租房保障,在签署租房协议时更为安全,而中介费用是在租客与房东协议签署完毕之后支付,所以租客不用担心中介费用可能出现的损失,相较而言这种方式更为合理实用。当然如果租客打算通过其它渠道寻找房源,请务必避开与你所见户型价格极不相符的房源,同时在签署协议时务必仔细查看房东的相关证件以及手续文件。四、整租合租这是几乎所有租客都不得不面临的一个问题:整租还是合租?讨论这个问题主要是避开与不太熟悉的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彼此无法迁就与体谅。整租费用相对较高,但是能够获得更多的私人空间,对个人时间、作息以及生活质量都会有不俗的提升。合租平摊费用,相对划算,但是由于多人合住会引起各种不便。根据我的经验来说,推荐大家选择整租(当然对于大部分毕业生来说较难承担高昂费用),或是与朋友合租,注意是朋友而不是同事。可能大部分读者都会认为与同事合租是最佳选择,其实并不是,同事之间单薄的表面关系仅仅能维持你们在工作场合的社交,一旦住在同一间房子里,彼此之间的生活习惯、生活态度可能会截然不同,稍有不慎会直接影响你们在工作上的关系。整租虽然价位比较高,但是后续有很多可操作空间,如果你的收入能够承受,那么自己住一定是最舒适的选择。如果你觉得单人成本太高,可以自己征集合租室友,在豆瓣或者其它社交平台发布讯息,自己选择志同道合的居住伙伴。以上信息在退租时也会进行同样的检查,注意在租房期间安全使用电器及设备,保持完好。同时尽量保持房间清洁,很多房东会在退房时要求检查房间清洁卫生状况。七、写在最后租房是这个时代大部分年轻人都无可避免的一种生存方式,如何挑到宜居的租处,在较好的环境下工作、学习、提升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事。去年我也买了房,可是现在依旧选择租房生活,一是离工作地点较近,二是可以随意迁动,毕竟世界这么大,何必拘泥于一处,不是吗?*本文适用于经济情况普通的毕业生或职业者,毕竟关于「房」的大部分问题都可以用金钱解决。*本文未提及维权事项,因为我没有遇到过相关情况,租房这么多年,与大部分房东好聚好散,如果有这方面的顾虑与需求,请咨询相关维权部门。

2020年04月09日 14:13